在線咨詢服務
歡迎您來到遼寧人才派遣網,在這里為您提供最一流的人力資源服務!
當前位置:首頁-HR資訊-社保政策

Ag电子式 www.cdzzg.icu 代駕司機因交通事故去世網約工的“傷”該找誰賠

發布之間:2018-9-29 瀏覽人數:480人 發表人:遼寧人才派遣
新聞快捷搜索: 按關鍵字搜索:

 某網約車平臺代駕司機因交通事故去世后,該平臺此前承諾的最高120萬元意外身故保險“縮水”成了1萬元,有網友問——

【焦點關注】網約工的“傷”該找誰賠?

接了1573單,累計繳納3696元的保障費,卻只有1萬元賠償。近日,某網約車平臺代駕司機王燦在湖南發生交通事故意外去世后,家屬發現,該平臺此前承諾的最高120萬元的意外身故保險,“縮水”成了1萬元。

有數據顯示,目前我國通過互聯網平臺提供服務的網約工人數約為7000萬;到2020年,這一數字預計將超過1億,其中全職人員約為2000萬人。

王燦的遭遇并不是孤例。由于工作特點,網約工大多奔波在路上,遭遇車禍等意外傷害的可能性偏高。如果意外發生,勞動者能否享受工傷待遇,互聯網平臺是否承擔相應責任,近年來類似糾紛時有發生。

由于互聯網平臺用工關系的性質尚未確定,7000萬勞動者也就無法被納入現有勞動保障法律體系。為此,專業人士建議,盡快建立符合網約工實際的工傷保險制度,一旦立法,相關部門要聯合起來,加強對平臺類企業繳納相關保險情況的監督力度。同時,網約工也要加強法律意識,及時維護自身權益。

接單途中身亡 僅1萬元賠償

王燦去世后,妻子王婷認為,王燦在工作中發生意外,這家網約車平臺應承擔賠償責任。但該平臺湖南分公司一位負責人卻表示,代駕司機和平臺只是居間服務關系,沒有責任對王燦進行賠償。

所謂居間服務,是指居間人向委托人報告訂立合同的機會或提供訂立合同的媒介服務。具體到該案例,即該平臺認為其自身只是王燦與消費者的居間人。

網約工究竟是誰的員工?記者發現,一邊是平臺聲稱只是媒介,一邊是網約工只見訂單不識老板。“兼職而已,算不上正式員工吧。”記者隨機詢問了幾位網約車司機和“跑腿”服務人員,得到的答案近乎一致。

“無論全職還是兼職,平臺和司機間都存在事實勞動關系。”湖南萬和聯合律師事務所律師胡青告訴記者,按照《網絡預約出租汽車經營服務管理暫行辦法》規定,網約車平臺公司屬承運人,即用人單位。

該平臺規定,代駕司機每接一單,就會繳納2.35元保障金。按照APP上的意外傷害保障計劃賠付,意外身故最高賠付120萬元。王燦生前共完成1573單,累計繳納3696元,但當王婷要保單時,被告知只有1萬元賠償。

對此,胡青認為,按每單2.35元保障金計算,若用于商業投保,數額巨大,“保費不會只有1萬元。”一位保險業從業人員則表示,如果拿不出有明確期限、人數和保費金額的保單,就難以排除保障金只是平臺巧立名目變相收取的費用。

不知如何買的工傷保險

據上海市公安交警總隊統計的數據顯示,僅2017年上半年,涉及送餐行業的道路交通傷亡事故達76起。面對網約工這一遭意外傷害可能性較大的群體,大多數互聯網平臺沒有為其購買社保。

31歲的高翔在北京做外賣騎手已快3年,能吃苦肯接單,他每月收入都在1萬元上下。不過上個月在送餐途中發生的一次小碰撞,讓高翔開始琢磨轉行。雖沒有傷筋動骨,但高翔切身體會到高風險和無保障的痛處。被問及為何不向配送網點申請報銷醫藥費和維修費時,他苦笑道,“人家說沒有保險,我們既沒精力也沒膽量再去爭取。”

在我國,工傷保險基本上采取與勞動關系捆綁的制度模式,但由于網約工的工作特點并不完全符合傳統勞動關系的認定標準,不少企業就有意無意地“忽略”了這一點。

今年全國兩會上,政協委員、全國總工會研究室主任呂國泉就表示,很多互聯網平臺通過第三方雇傭勞動者,以簽訂商務合同或合作合同的方式來掩蓋雇主身份。“平臺就業給一些企業追求輕資產、不養人、逃避社會責任提供了機會。”

對此,互聯網平臺也有“委屈”。網約工有兼職、有全職,有的網約工又同時在多個平臺接單,按一位員工只能有一份社保的規定,“即使企業愿意為他們繳納保險,目前還沒有適用的法律制度、保障政策與之對接。”胡青告訴記者。

另外,網約工大多法律意識淡薄,在與平臺建立關系時不細看甚至不簽合同。即使是對勞動者權益有所了解的,在勞動關系雙方力量對比懸殊的情況下,發生糾紛也常常不了了之。

保障空白待填補 工傷保險應社會化

2010年,修訂后的《工傷保險條例》將適用對象擴大到事業單位、社會團體、律師事務所等組織的職工,已呈現出社會化趨勢。如今,隨著經濟社會發展,將網約工等靈活就業人員納入工傷保險保障范圍,避免“王燦事件”再次發生,也勢在必行。

“完善立法,填補勞動法領域的空白是第一步。”胡青表示,沒有法律支撐,勞動者和用人單位的權利和義務就難以明確,容易發生糾紛。一旦立法,勞動部門則要協同相關職能部門,加強監管。

在同樣高發工傷的建筑業,按照行業內強制規定,必須以項目為單位購買團體意外傷害險。但在工作時間、地點、人員均不確定的互聯網平臺上,如何設定合適的保障險種還需探索。

早在2006年,江蘇南通就出臺了靈活就業人員參加工傷保險的辦法;江蘇太倉則采取了意外保險保障制度,基金獨立運行。這兩個城市都確定了由靈活就業本人進行工傷認定申請的做法,這為網約工的工傷認定提供了借鑒。

在中國政法大學民商經濟法學院教授王顯勇看來,網約工與其他勞動者均可以享受社保權益,且應受到公平對待。也有專家呼吁網約工要加強法律意識,從“要我參保”轉變為“我要參保”,進而推動網約工社保制度化。


[返回上一頁]
云南时时多人玩吗 冠军pk10人工计划群 中巨奖的征兆 3d独胆计划软件 腾讯分分彩软件苹果版下载 港彩36码特围 快3和值死公式 手机21点是什么意思 斗地主炸金花百人牛牛 三公游戏平台代理 重庆时时开奖走势 北京pk拾赛车软件下载 今天内蒙古时时开奖结果 七星彩三字现规则 西班牙vs澳大利亚 重庆时时彩官方是假的